三岁就爱笑

我们一起逃吧@向日雏田
活在我们自己的极乐净土

蜜桃诱因定律(九)

声明:我不知道ssf这种东西是不是真实存在。

         我希望不是。





“我.......”焉栩嘉还真的闻了闻,皱起眉头刚想和翟潇闻确认着,却被导演一个劲的催促打断了。 

 

“有可能是我闻错了。”翟潇闻轻轻拽了拽对方的袖子。翟潇闻也是第一次参加两个人的综艺,心里有点怕拖后腿也是真的,“我们先去录制,别耽搁大家时间。” 

 

录制过程中,焉栩嘉也有点心不在焉,他在脑中努力回想着自己是什么时候沾染上的味道,这个味道是谁的。他也不断的隔一段时间就闻闻四周的味道,发现除了自己身边翟潇闻的蜜桃味,另一个omega的柚子味已经散的差不多了。 

 

“嘉嘉。”翟潇闻拍了拍焉栩嘉,“我们走吧。”导演一声宣布录制结束,翟潇闻就迫不及待想要拉着焉栩嘉走,空气里一直弥漫着很单薄的柚子味,无形中在耀武扬威着自己信息素的甜腻。翟潇闻一时没有忍住,下意识也淡淡放出一点蜜桃味。 

 

“好。”焉栩嘉站起来收拾着自己的麦,在踏出录制室把麦交给现场工作人员的那一刻,他就把翟潇闻死死抱在怀里,“翟潇闻,” 

 

“我也不知道那个柚子味是谁的,但是没有任何味道能让我一下子失去理智,” 

 

“除了蜜桃味。”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哪里,我只要闻见这个味道,” 

 

“我会失去一切理智。” 

 

 

 

 

 

 

 

 

经纪人催着他们快走。 

 

焉栩嘉环抱着翟潇闻在休息室里呆了很久,前者非得在后者的腺体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他们现在是情侣,必须要给对方足够的安全感。焉栩嘉想着,重重的落在他的锁骨上,脸颊上,最后把对方摁在墙上亲吻着。 

 

“你们也真的是够了,”经纪人气不打一处来,“在那个地方能乱来?”经纪人在门锁的死死的休息室门口等了好久,直到飞机航班快要赶不上了,她才抬起手敲敲门,没好气的催促着。 

 

“对不起,姐。”焉栩嘉很快的拉开门,翟潇闻在休息室里面背起自己的挎包就走出来,满脸的潮红,后颈上的抑制贴也没贴好。 

 

“所以快点快点。”经纪人扒算着,“我和你们说,明天你们还要走机场,千万别在行程前做这档事。” 

 

“公司现在是接受了,大不了到时候换个官推cp,有热度就行。”经纪人的碎碎念从保姆车上,到飞机上,再到保姆车上,等他们迎着路灯回到大别墅的时候,翟潇闻和焉栩嘉两个人满脑子都是这系列的东西,“就看你们怎么公开,粉丝能不能接受得了。” 

 

“你说柚子味的omega?”张颜齐坐在沙发的角上,“我没闻见。” 

 

“你别说,还真有一点。”姚琛白了一眼张颜齐,认认真真嗅了一遍四周的空气,“一点点一点点,你们有人闻出来吗?” 

 

“等一下,柚子味?”赵磊突然停下来调琴弦的动作,“是不是那种有点烂烂的柚子的味道,有点微苦那种?” 

 

“恩。”翟潇闻被焉栩嘉搂在怀里,两只手捧着热红茶,“差不多。” 

 

“就是她!”赵磊把腿拍的很响,一只手疯狂摇醒坐在自己左边已经开始打瞌睡的夏之光,“焉栩嘉,你记不记得,当时你有个狂热粉丝?” 

 

“在发布会上突然发情,求着你标记她的那个。” 

 

“啊啊啊!”夏之光脑子突然一亮,“当时我们好像给她安排了抑制剂,嘉哥你当时不是还下场提前休息了吗?是她吗?” 

 

“对对对,就是她。”赵磊附和着,“她就是柚子味,我记得很清楚。” 

 

 

 

 

 

 

 

“私生饭?”任豪停下来手机上的操作。 

 

“这个性质,说不准。”刘也拍了拍任豪的腿,“你先把腿放下来,你看谁和你一样,开会呢在这。” 

 

“如果,她今天来了,还是在你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周震南已经开始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了,“那我觉得可以归在私生里面。” 

 

“明天得防范一下。”何洛洛终于插了一句嘴,“都保护点,现阶段还是安全重要。” 

 

“恩,我也注意点,潇闻你也……”焉栩嘉点点头,刚想站起来拉着翟潇闻一起回宿舍,就被手心里一阵振铃打断了。 

 

“放着,免提。”周震南一把夺过焉栩嘉拿在手里的手机,直接放在茶几上,“陌生号码?” 

 

“恩。”焉栩嘉刚点头,姚琛眼疾手快把接通点开,所有人一瞬间全憋住了气,想着把电话里发出的所有声音听清。 

 

电话那边沉寂了几秒。 

 

“嘉嘉,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那个柚子味。” 

 

“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想让你标记我,” 

 

“冷杉和柚子多配啊。”那边的女声已经开始发抖,抑制不住她内心的喜悦和希望。 

 

“你们明天要走机场,我正好明天就是我的发情期。” 

 

“我想让你标记我。” 

 

 

 

 

TBC 

(三岁有话说:翟潇闻直接一个过肩摔把她给摔死。)

翟潇闻:这聒噪女的,还敢窥探我老公?


从此,

不撕逼,不骂人,做个热爱写文的高素质写手。

永远沉溺在我的温柔乡。



首先,很想声明一点。成为绿v一直是我的目标。不是因为它看上去会有多光彩多了不起,而仅仅是因为我喜欢,我不断向它努力。我觉得绿v它不仅认证了我的努力,也认证了这一路上你们对我的陪伴。至于打赏,我从来没有说过“一定要给我打赏”。在这里,我还是要和给我打赏的jm说声“谢谢”。


我不写虐。这是我的态度,并不是我不会写,而是因为我想让我喜欢的他们在任意的一个世界一个地方都能有很好的生活和结局。我不想写什么自杀未遂,不想写什么囚禁,在我看来,这些为了虐而设置的剧情,实属也是没必要。每次看见tag里有这些很奇怪的虐形式的时候,我总是心里会很难过。


我从来没有做过亏心事。文是我一个一个字码的,虽说不精湛;热度也是我自己挣来的,推荐也是,没有强迫过任何一个人。我在所有圈子里都活的坦荡。但是嘴是长在我身上,我不可能做到遇见塞心的事忍住不说。之前我会不顾一切开头,现在我就不看那些东西了。和自己过不去,实在没必要。


我和圈子里交到的每一个老师都是付真心的。说句实话,我不太会推荐东西,写的好就是好,写的不好就是不好。我从来都不会因为“这个人是我的朋友”而去推荐这个人的某篇文章。写的好就是好,我会在现实里给他很多赞赏,这种赞赏没有必要放在网上,因为网络是个虚假的世界,这种赞赏放在网络上也会被人评头论足一番。评论我是一视同仁,看到好玩的回复,自己的朋友回复,其他没回复的也只是因为我不太会接了,实在是抱歉。


最后一句:

在这里,创作者就请用作品来说话,这样赢得体面且光彩。如果你凭借着骂人来博得热度博得视线,那我还是劝你离开lof。或许QQ空间或许匿名软件比较适合你。

在这里,作品就是脸面,而不是骂人的技术。



蜜桃诱因定律(八)

你们自己选择的,为爱鼓掌我会尽量写长。

剧情是加速发展,我要让焉栩嘉这个大忽悠尝尝被吃醋的感受。




赵磊好一段时间没和翟潇闻这么近距离接触过了,大家都忙忙碌碌,不想刚上岛那般慵懒。当他打开《赤子》那间练习室的门的时候,一大群人蜂拥过来要和他拥抱,他逐个拥抱排肩之后,最后抱了抱翟潇闻。 

 

“小翟,你身上怎么......”赵磊不单独拥抱翟潇闻他还真的没发现,翟潇闻身上的蜜桃味变得单薄极了,飘渺般浮着。现在的翟潇闻几乎是全身散发着一股冷杉的味道,霸道的规划着他的四边。这是焉栩嘉的信息素的味道。 

 

“啊,最近练习比较忙,就忘了和你们说了,”翟潇闻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脖子,颈上的腺体已经结痂了,“我被焉栩嘉标记了。” 

 

“你想好了吗?”赵磊听翟潇闻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经过,不禁皱起眉头。他放心焉栩嘉对翟潇闻的情感,但是毕竟翟潇闻还是omega,被标记之前还是要三思,“你确定你不后悔吗?” 

 

“嗯。”翟潇闻眼睛亮晶晶的,如果他有了兔耳朵,那现在耳朵肯定是突然的立起来,在空中摆啊摆。 

 

“不后悔就好。”赵磊也算是松了口气。 

 

 

 

 

 

总决赛来的很快,公布出道名单也很快。那个晚上貌似是被加了速,一下子翟潇闻就站在满地的彩飘带里和自己的队员们勾着肩搭着背合照。焉栩嘉不大高兴的看着翟潇闻和一群alpha拥抱交谈,不断低着头看腕上的手表,心头上压着莫名的火的他现在只想把翟潇闻揉进怀里好好吮吸他的蜜桃味。 

 

而翟潇闻本人似乎没怎么意识到,甚至当手里还拿着话筒被挤着站在刘也和夏之光中间接受采访的时候,脑袋还有点懵。 

 

“我们一起出道了?”翟潇闻问着把头埋在自己肩窝里的焉栩嘉,声线还有些许颤抖的说。焉栩嘉自离了摄像机之后,就一直环抱着翟潇闻的腰,头埋在肩窝里是因为那个地方里翟潇闻的腺体够近。 

 

自己移一点距离就可以亲到。 

 

“嗯。”焉栩嘉自从标记完翟潇闻之后,就特别贪恋蜜桃味。他爱喝蜜桃味的水,爱吃蜜桃味的糖,爱吃蜜桃,他尤其喜欢吸到满腹都是翟潇闻的蜜桃味,然后再去满足的去练舞。 

 

公司说,哪怕出了道,也千万不能忘了营业。现在计划有变,焉栩嘉和赵磊炒个cp吧,还有小翟和夏之光。 

 

“我们拍归拍,睡归睡,”赵磊拍了拍翟潇闻的肩膀,活生生把在一边想着心事的翟潇闻吓着了,“到时候和我换个宿舍。” 

 

“谢谢磊哥!”翟潇闻这下才缓过神,安分地把行李拖拽着跟着大部队一起浩浩荡荡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翟潇闻还有一个大拎袋,被焉栩嘉一只手拎着。 

 

 

 

 

 

 

 

 

“啊?你们说什么?”翟潇闻和焉栩嘉被单独喊过去对行程的时候还有点错乱,一向这种双人活动肯定是轮不到他们两个人去参加的,这次经纪人居然还拿出来行程表,和他们十分正经的对着行程,“我,和嘉哥,去参加双人综艺?” 

 

“嗯,”经纪人直接无视了翟潇闻的惊讶,“别这样,赵磊他们还有别的行程,所以才安排你们去的,别给我出岔子。”经纪人无奈摇了摇头,丢下一沓资料让他们两个人认真看看就走了。 

 

做为飞行嘉宾,综艺里的常驻嘉宾还是多少要了解一下的。 

 

“傅菁姐,居然是alpha!”翟潇闻是着实的惊讶了,上次见面也只是远远观望着,现在翻来资料看看,把翟潇闻有点吓着了,他下意识去看焉栩嘉的表情。 

 

自从翟潇闻被焉栩嘉标记了之后,焉栩嘉对于翟潇闻的占有欲是越发强烈起来,他不喜欢看着翟潇闻离任何一个alpha太近,如果闻见翟潇闻身上不大熟悉的味道,他绝对会逼着他洗掉味道,然后让对方全身都沾染上自己的味道。 

 

“离我近一点。”焉栩嘉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一只手下意识揽过翟潇闻的腰,一下子抱住了他,作势要亲翟潇闻脖子后面的腺体。 

 

“别乱来,到时候你标记我一下不就行了。”翟潇闻的手半推着焉栩嘉,“你那个信息素的味道,想别人不知道我被你标记了都难。” 

 

 

 

 

 

 

综艺定在中午录制,录完翟潇闻和焉栩嘉就要立马坐飞机飞回队员身边,趁着隔天再集体坐飞机去另外一个行程所在地去工作。 

 

商量来,商量去,翟潇闻和焉栩嘉还是在去录节目的路上买了咖啡带到演播室里去。 

 

“姐,你好!”翟潇闻把手里的咖啡递过去,顺带还鞠了躬。傅菁挺眼熟他,又是师弟,也是笑着打哈哈,告诉翟潇闻别这么拘束。 

 

“你是omega?”傅菁没由头的问上一句,“那你可要保护好自己......”说这,她微乎其微般耸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闻了闻空气里的气味。 

 

“啊,名花有主了。”她笑了笑,低声打趣着面前已经红了耳根的师弟,“你的alpha占有欲蛮强的。”傅菁还抬头望了望站在远处一直在望着他们的焉栩嘉,弯弯眉眼朝着笑了笑。 

 

“挺好的,好好珍惜。”导演的开录通知来的及时,傅菁匆匆忙忙落下一句话之后,就拉着自己的姐姐去录节目。焉栩嘉长腿一迈走过来,两只手拥着翟潇闻,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刚刚姐和你讲什么了”,怀里就突然多了一个空。 

 

“焉栩嘉,你身上一股柚子味。” 

 

“你自己闻不到吗?” 






TBC

(三岁有话说:焉栩嘉,是男的就把翟潇闻摁在墙上啵一顿,没有什么比打啵还要有效的堵嘴方式)

 

 

 

 

 

 

 

 

 

 

 

 

 


Q:姐姐春华秋施的车还会放出来吗?

会的会的!我过段时间补链接!!

Q:三岁玩什么简简单单的游戏吗🤗

奇迹暖暖,恋与制作人,阴阳师。

我就爱这种没有任何技巧的小游戏。

但是占起内存来,一点也不吝啬呢

Q:我来找三岁玩了!!看我看我!

我来陪你玩了!!!看你看你看你!

Q:老师你下一次本子是什么时候啊!我觉得可以安排一下了!

这可能要到我再攒点文!蜜桃更完,然后一篇一亲也再多写一点!主要是出本子那些要你校对的东西太多了,我得空出大把时间,要不然和工作室对接的时候我在学校秃头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