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仙女啊❤

一个磕毕侃,权贵,坤廷,长得俊和灿白的搞偶爱丽nana小仙女。
哈哈哈哈❤❤❤❤

好的。

我晓得了。

我很fine。

你们继续,别管我。。。。。

我来到LOFTER大约一年多,看过许多太太写的文。
偷偷躲在被窝里,就着微弱的光,看一篇又一篇注着写手心血的文。


或许,我与他们并不相识,但真的很感谢他们,能写出温柔世界的文,起码,可以让我放下一切来沉浸在这个新建的世界中,看着或许与我们并不远的人相爱。


在现实中,也许真的没有文中写的那样,却还是祝愿那个每一个太太创造出的世界中不同身份的他们,分分合合,最终能牵住对方的温暖,走到夕阳的尽头。


就像水星,无论它行走到了轨迹的哪,它永远在,也永远离太阳最近。


磕cp的过程真的很累,却还是希望他们能真的在一起。
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幸福。
希望他们能拥有普通的幸福。


今天看了范丞丞在人物的采访,他说了自己和自己喜欢女孩表白的场景。
我真的害怕那一天的到来。
我担心Justin。

cp终究是抄。
也终究可能会是假。

就像,我三年前第一次踏进男男cp圈,
是因为,喜欢的周一情侣是假(RM里的,真的很甜)
从那个时候,我再也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男女cp

男男cp可以做很多男女CP做不了的事
也很难真。

愿世界每一个渴望幸福和真相的灵魂不孤独。

表白每一位太太。
写文辛苦了。
爱你们❤❤❤❤❤

我真不想说什么。。。。。。。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快快快,送我上热搜!!!!
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毕雯珺是李希侃的!!!!!
最好的中秋节礼物!!!!

谢谢素材发现者
微博@太多情便利店。

应该是现在才发现的我。。。
还在搞偶的我,今天发现,第二次等级发布,居然。。。
皇权富贵。。。
乾坤正道。。。
哈哈哈哈。。。
头掉的我❤❤❤❤❤

快听听余明君说的吧。

一篇速打甜饼/HE
全是毕侃。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余明君我对不住你。。。
全文余明君视角。
结尾有一点番外。
谢谢大家的支持!!!
爱你们❤❤❤❤❤
(可能明天会更别的CP,敬请期待。)




00

大家好,我叫余明君。
是o大大二的学生。
作为一名在白天存在感很高,在夜里存在感很低的电灯泡,我一直都想找个人好好哭诉。


于是,我才在贴吧上发了这篇文章。

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快听听我说的吧。



01

我是和我发小一起来o大上学的。

我的发小叫李希侃。

你们应该知道学校里悠悠球社的社长毕雯珺吧。
就是那个,个子快两米,腿占三分之二,每次都会在校会上表演悠悠球的那个毕雯珺。

你们是不知道,李希侃在刚入学的时候就在学校贴吧上人肉搜索毕雯珺,每天拉着我讲的话十句有九句讲的是毕雯珺,还有一句讲的是毕雯珺手上的悠悠球。

我当时还是太天真太单纯。

有一次,李希侃问我:“小黑,你说怎么样才能吸引到毕雯珺呢?”

“你把他手上的悠悠球砸了就可以了。”


02

话说,我这么回答李希侃也是有原因的。

毕雯珺那个人,除了对手上闪光闪到眼瞎的悠悠球能够露出微笑,基本上我就没看过他有笑过。

没有想到。
在李希侃在仅仅只和毕雯珺见了一面,说不定人家还没看到他的情况下,真的跑过去把人家的悠悠球给砸了。

“你傻啊!!!!”我看到李希侃耷拉着嘴进宿舍的时候,忍不住开骂,“你神经病啊!!!砸球你起码偷偷砸,在人家教社员怎么玩悠悠球的时候冲过去一把夺掉悠悠球然后往地上一砸就开溜是几个意思????”

“那。。。那怎么办?”李希侃嗅了嗅鼻子,嘴巴撅的老高。

“反正是你砸的。”我凑过去把李希侃的头发揉了个乱,“好像挺贵的。”
我看了看李希侃快要哭了的表情,我赶紧发微信告诉毕雯珺的舍友黄新淳让黄新淳转告毕雯珺再安慰李希侃。

“行了。这事我也不对。”我递过去一张纸,“大不了你道个歉再赔偿一下。”

行了。
我不发那个微信还好,一发把毕雯珺从遥远的11号宿舍楼叫到我们5号宿舍楼了。


03

反正,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李希侃和毕雯珺在楼底下说了些什么,反正李希侃上来的时候眼睛笑没了,手上还抓着毕雯珺的悠悠球,然后大笑着和我说,

“小黑,我有男朋友啦!!!!”

啊?
啊!

“你有男朋友了?”

“恩。毕雯珺。”

在李希侃平静的回答中,我的心不平静了。
眼皮也在跳。两个都跳了。


04

有的时候,传言有可能是真的。
两个眼皮在跳,然后李希侃就告诉我今天毕雯珺送给他的悠悠球是全球限量版。
再然后,第二天,毕雯珺就把我打了一顿。
再然后,第三天,毕雯珺把我赶出了宿舍,自己和李希侃睡了一个晚上,我到毕雯珺宿舍睡了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李希侃和毕雯珺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但是,我早上来宿舍拿书的时候,毕雯珺和李希侃睡在李希侃那张1米6左右大小的床上。


05

至于第二天毕雯珺打我那件事我先和大家生动形象地陈述一下。

我一开始以为毕雯珺约我见面是要感谢我的助攻。
可惜我只猜对了三分之一。

毕雯珺看到我来就先把我打了一顿。

“好你个余明君,让小侃砸我悠悠球是吧,知道那个悠悠球多少钱吗,你就砸?”

等等。
我记得,李希侃好像告诉我毕雯珺说他不喜欢那个悠悠球。
还记得,李希侃说毕雯珺不在乎他砸了悠悠球。

大骗子!!!!

“你干嘛打我啊!!!”

“舍不得打李希侃。”

然后,毕雯珺理了理头发,清了一下嗓子。
“小侃喜欢什么?”

在我用三个多小时详细讲完喜好和讨厌的东西后,毕雯珺终于进入了他把我叫下来的最终目的。

“明天我和你换寝室睡。”

“不行。”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会被老师发现。”

“反正你黑,关了灯看不出来。”

弱小,可怜,无助。


06

他俩在一起没几天就是七夕。

毕雯珺要和李希侃求婚。

所以我也去了。

毕雯珺定了个高级餐厅。

“真的!你定了个高级餐厅!太棒了,我有的吃了。”我第一次感受到毕雯珺的高大。

“你没有位置。”

“那我坐哪?”

“你兼职一天服务生。”


不要拦我!!!!!我要杀了毕雯珺!!!!!

最后还是去了。
毕雯珺打了个响指,整个餐厅的灯熄灭。
我兴致勃勃的站到他们餐桌旁,微笑着看着着幸福的场景。

“咳。”毕雯珺在掏戒指盒的时候,扭头准备和我说话。

毕雯珺记起我了!!!!内心有点小激动(≧▽≦)/

“麻烦你把牙收一收,太亮了,影响氛围。”



还有谁注意到了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余明君!!!!


07

反正肯定是在一起了。

祝他们幸福。

bkszd。


08(为你实时转报毕雯珺和李希侃晚上在楼下的情况)

“毕雯珺,对不起。”李希侃一看到毕雯珺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就有说不出的委屈。

毕雯珺看到自己心尖上的人皱着鼻子,委屈巴巴的样子,心就化成了水。

“没事。”毕雯珺轻轻环住小人,下巴蹭了蹭毛绒绒的头发。

“我还以为你砸我悠悠球是讨厌我。”

“没想到是想引我注意啊。”

“其实亲我也可以引起我的注意。”

“李希侃,你喜欢我。”

“真巧,我也是。我也喜欢你,李希侃。”

“我们在一起吧,李希侃。”


09

句句不离你。

李希侃,我爱你一辈子。

上班上到小狐狸

在线看范总骗走小猫咪


今天看毕总横宠小狐狸。。。。
速打小甜饼/HE
冰山冷面毕雯珺✖“成熟稳重”李希侃
一小段权贵。


0

“你觉得,在一起玩的好兄弟,其中一个是大猪蹄子,另一个难道不是大猪蹄子吗?”

“我十分认同你的想法,温州哥哥。”



01

毕雯珺和范丞丞是对好兄弟。
除去范氏,毕氏就是o省第二有钱的。

没看过范丞丞和毕雯珺的妹子觉得,他们两就是黄金高富帅。家里有钱,长得也帅,个子也高,身材也好。(当然,是建立在范丞丞没有公开娶黄明昊为妻的时候)

后来,因为范丞丞娶了黄明昊,黄家也不是好惹的,所以范氏一大波单身妹子就跳槽,到毕氏去工作。

要说毕雯珺,近2米的个子,修长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再配上他上班时从来都不会上扬的嘴角,活脱脱禁欲系男神。而且他又是范丞丞的好兄弟,所以,所有的单身妹子都指望着能够嫁给毕雯珺,这样就万事无忧了。


嫁给毕雯珺,当范丞丞的嫂子,当黄明昊的姐姐。
一下子和三家大公司扯上关系。

就当毕氏的单身妹子幻想着画面时,毕总的助理说了句

“范总好歹娶的是个小少爷,毕总会不娶尽量门当户对的人吗?”


02

一个带着眼镜,淡褐色的刘海几乎遮住眼睛的男生,抱着一大堆材料,小声说,
“大家,可以上班了吗?”

“当自己是谁啊?”
“来公司时间还没我长呢。”

话虽怎么说,却还是安安分分会去工作。

“李希侃,毕总叫你上去。”助理在一旁把毕总的话传达过去。
话音刚落,周围就一片笑声。

毕氏有个流言,毕总叫职员上去,只有一个原因,

就是你被解雇了。。。

小狐狸身子一抖,心想自己家老毕这么狠吗?


03

“毕总,我来了。”李希侃敲开办公室的门,探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

“进来。”
毕总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想到自己家小狐狸昨天晚上在床上哭着求饶还喊着“老公”的模样,心里就止不住心跳。

李希侃一开门就看到老毕一脸春样,就知道他脑里又在想什么黄色废料。
嘶,想到昨天,腰就隐隐发痛,今天早上还为了年奖金扶着腰来上班,路上还买了一盒创可贴把吻痕遮住。

“毕雯珺!这个破班我不上了!!!”李希侃把材料往桌上一拍,转身坐在沙发上,红彤彤的小嘴撅的老高。

“行,毕太太。”毕雯珺把扔散了的材料顺齐,笑着走到自家小狐狸面前。

两手撑在小狐狸的身子两侧,俯身吻住撅起的双唇。

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到整张脸,尖尖的耳朵热的都冒了气。

“毕太太,我不是很懂爱情,只知道我看到你就会心动,忍不住去吻你,就像刚才。”

“你一撅嘴,我就会以为你想让我亲你。”


04
反正李希侃班上上不了了,和李希侃一个组的发现李希侃居然有去无回。
毕氏总裁毕雯珺把早上好几个会议推掉,助理站在门紧锁,窗帘全拉起的办公室面前流泪痛哭。
喊是没有用的,因为毕雯珺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
在里面的人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外面的人听不见里面的声音。
更是因为李希侃的叫声很大。

被吃干净的李希侃这才发现,毕雯珺这个大猪蹄子在就盘算好了。



05
因为这件事受牵连的,还有范丞丞和黄明昊。

毕雯珺在中午午休的时候,兴致勃勃,神清气爽的把在睡梦里的范丞丞叫起来谈合同。

范丞丞一听,很不平衡,就立马回家,把也在睡梦中的黄明昊也“伺候”了一顿。

下午毕雯珺和范丞丞两个人,神清气爽,兴致勃勃一起探讨十分有价值的人生问题。

晚上,毕雯珺和范丞丞在街头碰面,勾肩搭背痛诉自家媳妇把自己赶出来的事情。


06
毕氏有了新传闻。

被毕总叫去办公室的,要么被辞职,要么就是和毕总一起消失一整天,在下班的时候抱着和毕总一起回家。

就在两天内,o省两大黄金单身高富帅被收走。

第三天,街上出现大批无业单身妹子。

毕氏和范氏所有的员工都已婚。


07(这是番外)

“弟弟,你好吗?”

“哥哥,我不好。”

“疼吗?”

“疼。”

“毕雯珺不要脸。”

“范丞丞不要脸。”

拍卖拍下小猫咪。

速打小甜饼/HE
商业大佬范丞丞✖傲娇猫咪黄明昊
一笔毕侃。
后面有番外。




范家在o省的地位可不一般。
范老爷子厉害,他儿子范丞丞更厉害。
自从范丞丞接手范氏后,o省近百分之五十的财权都在范氏手上。
范丞丞长得也好看。据说,在一开始范丞丞接手范氏时,整个公司没有一个单身男性,单身女性倒是一大堆,整天期盼看到自己的总裁期盼的不行;一看到范丞丞眼睛就直。
直到外界有传闻范丞丞早就有家室了,这个情况才好一点。

“范总,这个新闻要不要压下去。。。”助理是个近40的理科男。

“不用。”

范丞丞想了想自家小猫那个炸毛样,嘴角上扬到飞起。以至于从来没有看过范总笑的这么开心的助理吓了一大跳,立马买了张彩票。

这次的五百万大奖一定是我的!!!!
再悄咪咪转发一个杨超越小锦鲤。。。


范丞丞看着电脑新闻头条。
“范氏总裁范丞丞曝光恋情。”

好吧。

范丞丞是有家室,就是自家猫咪没有同意而已。
不过快了。
转手发了条短信给助理,说星期六晚上要举行拍卖会。


在黄家大别墅里畅游的黄明昊突然接到黄爸爸的通知。
“星期六晚上范家邀请我们去参加拍卖会。”

“为什么?”
我们的温州小精明很疑惑。于是转手打给备注是“大猪蹄子”的这个人。

“喂,范丞丞。”Justin看到电话转成通话中就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你要干嘛啊。办拍卖会?钱多没地方花?”
“昊昊。”
单单就这两个字,就听的Justin这个人骨头都酥了。
我家大猪蹄子这么就这么苏呢?

我们的范总听见对面没有响声,开始脑补Justin红着脸,在沙发上打滚,然后对着屏幕亲亲的样子。
想想就可爱。。。。

可惜,Justin没有亲亲。倒是打了滚。

“记得来。”


星期六晚上。


Justin长得也是水嫩,也怪不得黄爸爸把他宠的不行。
怪不得他能把范丞丞吃的死死的。
拍卖会也请了不少大公司的少爷小姐。

拍卖会拍卖了不少好货。

玉,金,画。(真的想不出来了)

范总一直保持沉默,微笑着看向前方。

自家小猫咪顶着灿金的头发,肉嘟嘟的红唇,看的范丞丞心里毛躁躁的。

想亲。
想摸。

黄父一开始准备买些东西回去。不能没有收获,空手回去啊。到时候还要和范家有合作呢。

正准备下一个就拍下的。
居然没有了。。。。。
呵呵。。。。

“我要拍卖东西。”
范丞丞突然发话,举起牌子。
会场一片寂静。

“我要拍下黄家独生子黄明昊。”

“啊?”
“啊?”
两声疑问来自黄父和黄明昊。

“价格是范氏百分之5的股权。”

“一次。”
“两次。”
“三次。”
“成交!!!!”

于是。最后。
范丞丞在大家的惊讶的眼神中把黄明昊拦腰抱起。
“走了。范夫人。”

可喜可贺。
黄家,哦不。
是黄明昊,在这场拍卖会中被拍走了。
以百分之五的股权拍走。
一起合着的还有10克拉的钻戒。

黄父不仅没有收获,还把养了十几年的儿子弄丢了。
不过,未来和范氏的合作倒是方便了不少。
毕竟是自己儿子老公的公司嘛。


番外。
第二天早上,黄明昊揉着腰打电话给自己的温州哥哥。
“哥哥。你怎么样了?”
“不好。”
“你也躺在床上?”
“恩。”
“腰也疼?”
“恩。”
“范丞丞不要脸。”
“毕雯珺不要脸。”

此时,范丞丞和毕雯珺正在就一件事进行会议。
突然,打了两个喷嚏。
两个人相视一笑。
反正神清气爽,大不了晚上回来再收拾他好了。

等待整个冬天(上)

一个中短篇速打小甜饼。
准备这篇写完就写多CP。。。。

雪国兔王子尤长靖✖胡萝卜杀手林彦俊

等待整个冬天,
你还没出现。
不用着急,
你是雪国的王子,
冬天来了,
你也就来了。



正文。

林彦俊几乎是用尽了这二十几年来所有的想象力,才接受了尤长靖是一只会说话的兔精,不。。。是雪国的兔王子。
“唉。”林彦俊站在买胡萝卜的大妈的摊前,“阿姨,这些胡萝卜我全要了。”
于是,林彦俊在一个星期以后,获得了一个外号。
  
胡萝卜杀手。。。。

“喂,今天我有胡萝卜,你要吗?”
“我也有。几十根呢。”
“不。。。。不要了。”林彦俊尬笑着道了谢,抬脚到卖肉的地方寻思着肉应该可以化解小兔子内心的仇恨吧。。。
 
昨天。。。

“兔子。”林彦俊把买回来的胡萝卜放在地上,瞬间就被一阵白影扫荡的一干二净,“我这个月的生活费可是全都用来买胡萝卜给你的兔子精们了。。。。我这儿又不是养殖场,你看看我家成什么样了???”
尤长靖从饭碗里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林彦俊,咽了咽没吃完的饭,“我可不是兔子精。我是雪国的王子,兔子只是我的原型罢了。”尤长靖对林彦俊笑了一下,露出两颗兔牙,“还有。这些都是我的臣民们。”
“行。我的王子大人。”林彦俊自暴自弃,我的老天野啊!!“你先看看你的兔子精们。。。不,你的臣民们把我家当成什么了?”
看过去,满沙发的兔子,都啃着林彦俊买来的胡萝卜,看着电视机上放着的《爱宠大机密》。(就是尤长靖在LA买的那只兔子)
林彦俊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在大雪天把尤长靖(化成兔子)带回家。。。。。好吧,林彦俊你就是觉得尤长靖可爱!!!
“不是你把我们带回家的吗?”尤长靖歪着头,又眨巴着眼睛。
这个模样。真的是让林彦俊的心都化成了一摊水了。
“但我只把你带了回来,没有把他们也带回来。”
天知道,当林彦俊满心欢喜的把捡到的小萌兔带回家时,发现自己的家早已经是兔山兔海。
林彦俊满脸“什么情况”
“你好,我叫尤长靖。”
当林彦俊又看到自己带回来的兔子变成了人,还会说话,还自我介绍的时候,林彦俊差点一口气没咽下去。
虽然化成人形的尤长靖也蛮可爱的。
白白的皮肤,捏起来一定软软的;褐色的卷毛,还有闪闪发亮的大眼睛。
好了,现在,林彦俊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喂,看上去你比较有领导能力,就是你了!我相信你可以做好。”林彦俊随便从兔子群里抓了一个出来,一只手指着那只兔子的鼻子,也不管那只兔子听得听不懂人话,就开始说起来,“门口还有一些胡萝卜,够你们一个兔子一个了,你呢,就带着胡萝卜和这群兔子会你们那个什么雪国来着,再告诉你们国王,王子就先留在这。明白了吗?”
算了。
林彦俊也不管它明没明白,抓着那只兔子在兔子群前晃了晃,“这是你们的队长,你们要听它的,才有胡萝卜吃,你们要一个都不少的回去。”
“去吧。”转身把电视机关了,用手赶着那群兔子,“去啊去啊!!大壮!!!你是队长!!!不能乱跑!!!”
兔子:我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叫我大壮???

“你就这样把他们赶走了?”尤长靖坐在自己的床上,两眼通红,带着哭腔询问着比自己大了不少的林彦俊。
“我还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算了。”尤长靖往床上一躺,背对着林彦俊,把头埋在被子里,“不理你了。”瓮声瓮气的。
连生气都这么可爱。。。林彦俊看着雪白被子里的那一撮卷毛,忍了忍少女心要跑出来的欲望。
“那。。。。。晚安。。。。”把门带起来,一点光也没漏进来。
  
林彦俊把肉买回来,还烧好了,等着小兔子出来原谅自己。哪里知道,小兔子根本没怎么生气。
“我想通了。”尤长靖埋着头,扒着饭,吃着林彦俊时不时递过来的肉,“本来我来人间就是为了锻炼。这下,你把我父亲请过来的侍卫都赶走了,我也可以安心锻炼。只不过。。。。我要在你家呆一段时间了。。。”

林彦俊的慢慢追兔路正式开始。
  

日复一日。

朱正廷像往常一样站在路边打车。
天开始飘起了几片雪花,亮度也一下子像是调到了最低的一格。
朱正廷硬是站在路边等了半个多小时,一挂又一挂的车从他身边飞过。

谁不想早点回家。

正当他准备步行回家时,一辆车停到他面前。

劳斯莱斯。

朱正廷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是谁开的这车。
这么骚气的车子,估计也只有蔡徐坤这种奇葩喜欢。

“上车。”
按下车窗,看不清里面人的脸。
“送你回去。”转手一声门解锁的声音。

“不用了。”
朱正廷把头埋到自己的高领毛衣里,呼出的暖气氤氲在他身边。
朱正廷想了想,男人还是要矜持一点,但手还是控制不住想把车门打开。

但话又说回头,
谁想和自己还没分多久的前男友共处一车呢?

“你想走回去?”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黑色的毛衣衬得他白的耀眼,侧脸也是一道好看的弧线,眼睛深邃的同黑洞,仿佛一和他对视就会被吸去了灵魂。

而事实就是这样。

朱正廷迷他迷的魂牵梦绕。
他再一次打量着车里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我朱正廷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前男友?

蔡徐坤坐在驾驶座上,一点也不着急的看着眼前的人认真思考的样子。

这么还是这么可爱。

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打着。

“行吧。”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冷的天,硬是让别人把车里的热气全放掉,开着窗等自己。况且,朱正廷才不会傻了吧唧的告诉蔡徐坤刚才自己一直在欣赏他的美颜,“麻烦你了。”

蔡徐坤差点笑出声来,朱正廷这么有礼貌???
看了看身边一脸认真的人,
行吧。

“不客气。”
把空调调高了一点。

还不客气???
好你个蔡徐坤。还不客气,我装出来的看不出来么吗?你眼瞎吗?还不客气!!!!

想想我们的(哦,不,划掉)蔡徐坤的仙子就生气,把大衣解开了纽扣。

好吧。
我眼瞎。
蔡徐坤歪着头想着自己已经考了好久的驾照。
讲真。
我第一次知道盲人开车能这么好。
蔡徐坤一脸“我没有骗自己,我是个乖宝宝的表情”,说服自己是正常人,想着想着还提了速。


“你家在哪?”

呵呵。
装。
蔡徐坤你装。
朱正廷一脸“我是仙子我要美的表情”,让自己不生气。

“老地方。”

“行。”

朱正廷还准备内心批斗蔡徐坤,没想到一会儿就到了。
合着蔡徐坤你到了我家小区门口再问我我家住哪?

哦。
interesting。

“谢谢。”
朱正廷拉开车门,向蔡徐坤摇了摇手,准备回家。
“等会儿。”蔡徐坤连忙把车停下来,“我到你家。”

“为。。。。”
“我妈在家呢。不想回去。”

蔡徐坤妈先是希望儿子那够有好工作,说什么“儿子,只要你了个好工作,我就放心了。”,后来蔡徐坤成了跨国企业的老总,结果他妈又说“儿子你生个孩子啊,这样我就放心了。”

“行吧。”

“还是老样子。”蔡徐坤跟在朱正廷后面,环顾了一下自己爱人的房子。还是没分手前的样子,连鞋柜上还有自己和他的照片。

“正正,这个人好眼熟啊。”
蔡徐坤把鞋柜上自己和朱正廷和照片拿起来。
“别看了。”
朱正廷一把夺过,小嘴撅的跟个什么似的。耳朵却红的好看。

“行吧。”蔡徐坤把鞋脱了,轻车熟路的把自己的拖鞋拿出来。
“这双鞋也好眼熟。”
“蔡徐坤!!!”
“行行行。”蔡徐坤摸了一把炸了毛的头发,“不闹了。”

蔡徐坤还真是不闹,把包放在沙发上就像卧室走去。
“你包别放那。”
朱正廷把包挂在架子上。

和以前一样。

蔡徐坤突然间从房间走出来,一把抱住正在顺沙发的朱正廷。

“神经病吧!”
仙子表示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贝贝,我们复合吧。”

“啊。。。。”

so。。。。
我们傲娇又倔强的仙子小朋友还是同意了。





蔡徐坤推开房间的门,两个枕头放的好好,还是和以前一样,床头也有他们的照片。

复合吧。

没有你的日子,真的,
我的世界这么都运行不了。





(看我精分。。。。。想写成为青春伤痛文学作家的,还是跑偏了。。。。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章。。。。。)



告白气球(下)



四年,可以改变很多。


李希侃因为某些原因,人气没有以前那么火。于是,开始追起了星,和罗正,余明君他们挤在一间宿舍里,偶然唱唱歌,发发微博,刷刷自己的存在感。

但他还是不敢听书《告白气球》,哪怕它永远是自己歌单里的第一首。


毕雯珺在出大厂后,被乐华趁热打铁的出了团,参加了不少综艺,粉丝和人气也在一天天增长,直到现在,他拥有了自己的演唱会。

他火了。


李希侃追的人是毕雯珺。


那个以前把他拥在怀中,现在在舞台上发光的毕雯珺。


“李希侃!!!”余明君突然推开房门,把手机推到李希侃面前,“后天是毕雯珺最后一场演唱会!!!”


“什么!!!”李希侃睁大了狐狸眼,口中的糖差点掉出来,“不行不行,我要买票!!!”


“迟了。。。”上铺的罗正探出一颗头,“这场演唱会的门票早抢完了,除了VIP席。量你也买不起。”


“恩。。。。”

李希侃的眼睛里顿时蒙起了一层水雾。

老毕怎么好不唱了呢?

那是他的梦想啊!!!

李希侃想了想,他跳舞也不好,除了溜溜球。

他去街上卖艺吗???


李希侃不知道,毕雯珺已经为和他在一起做好了一切准备。


“毕雯珺,你现在是事业高峰期,你想结婚?!你疯了!!!”

“那怎么可以结婚?”


毕雯珺心里只有李希侃。


“解约。”

“行吧。”

清风云淡。

毕雯珺估摸着,自己赚的钱够养只狐狸了。


所以,经过麦锐三个人的紧急讨论,他们决定在演唱会外面听。


“李希侃,楼下有人找你。”

“啊?”

“你下去看看?”

“行。。。行吧。”


楼下停着一辆保姆车。


“毕。。。。毕雯珺!!!”

这是李希侃听到毕雯珺送他门票的第一反应。


“是的。今晚请您务必到场。”


啊。。。。。

不行的吧。。。。

李希侃我还没准备好再见面呢。。。。


这是李希侃站在演唱会VIP座位上一直在想的问题。


“下面是我准备唱的最后一首歌。”

“告白气球。”

毕雯珺逆着光,身穿西装,一手插口袋,不紧不慢的说出李希侃四年都不敢再听的歌。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亲爱的爱上你恋爱日记

飘香水的回忆

一整瓶的日记全都有你

搅拌在一起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最后一个句唱结束,一把气球从后场按照计划路线飞到李希侃面前。


“你愿意吗?”


李希侃愣着没动。


“你愿意吗?”


突然间像是四年好不容易建起的墙一下子崩塌。

“恩。”


“好。”


眯起那双桃花眼,

亦如初见他的模样。



仿佛回到以前那个在大厂的初冬。


“给你一个那样的求婚你愿意吗?”


“愿意。”


好看的发痒。


又回到现在,

毕雯珺拥紧了怀中的人,牵起他的手,

就这月光欣赏起爱人的手。

一枚戒指带在无名指上。


真好。

你回来了。